安图生物应收款激增伴随发债贷款 竞争激烈毛利下滑

安图生物应收款激增伴随发债贷款 竞争激烈毛利下滑
.ct_hqimg {margin: 10px 0;} .hqimg_wrapper {text-align: center;} .hqimg_related {position: relative; height: 37px; overflow: hidden; background-color: #f6f6f6;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0; } .hqimg_related span {line-height: 37px; padding-left: 10px; color: #000; font-size: 18px; } .hqimg_related a {line-height: 37px; font-size: 15px; color: #000; } .hqimg_related .to_page {float: left; } .hqimg_related .to_page a {padding-left: 28px; } .hqimg_related .hotSe {display: inline-block; *display: inline; *zoom: 1; width: 11px; height: 11px; padding-top: 8px; background: url(//n.sinaimg.cn/780c44e8/20150702/hqimg_hot.gif) no-repeat; } .hqimg_related .hqimg_client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25px; top: 0; padding-left: 18px; } 热门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仿买卖 客户端   自2016年首发上市时的每股28元到2019年最高位时的每股110元,安图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603658.SH 以下简称“安图生物”)的股价简直完成了翻番,不仅在二级商场体现优异,在运营层面上,安图生物也归于“静静进步”的好学生,三年间,净赢利复合添加率为24.48%。不过,跟着职业竞赛剧烈、方针改变以及产能受限等要素,于安图生物而言,想要稳居职业头部位置,还需要妥善处理眼前这些无法绕开的问题。  成果虽好应付账款大增  依据安图生物三季报,2019年前三季度,安图生物完成运营收入18.94亿元,同比添加39.22%;净赢利5.38亿元,同比添加30.87%,扣非净赢利5.20亿元,同比添加31.32%。从成果来看,安图生物的成果十分亮眼,安图生物坚持了成果比年添加的杰出态势。  2016年至2018年,安图生物的运营收入和净赢利增速一向坚持稳幅添加,2019年前三季度的成果更是超出了预期。股价也一向水涨船高。  尽管前三季度完成了5.38亿元的净赢利,但不行忽视的是公司还有5.55亿元的应收账款在外。且近年来,公司的应收账款占净赢利的比值逐年上升,从15年的37.8%到18年的60%,到2019年前三季度,应收账款同比上涨60.58%。在出资者互动平台上,有出资者对安图生物在下流的议价权提出质疑,安图生物对此回应称:“2018年以来,公司全体归纳服务事务逐渐展开,全体归纳服务事务回款周期相对较长,导致应收账款添加较快。公司产品大部分是出售给经销商,小部分出售给体检中心、医院等终端客户。应收账款添加并非因为商场环境超差导致公司给客户压货太多而导致。”  值得一提的是,与同职业润达医疗比较,在安图生物的财报中,除了在“运营状况与评论剖析”中一笔带往后,出资者无从检查“全体归纳服务事务”的具体内容以及关于该事务的“展开”状况。  募资发债股东频减持  为处理产能遭受瓶颈的问题,安图生物在本年6月发行了6.8亿元可转债,该笔征集资金被用于“体外确诊试剂产能扩展项目”和“安图生物确诊仪器产业园项目”中的体外确诊仪器研制中心子项目。  安图生物在《揭露发行A股可转化公司债券征集说明书》中对募资项目进行了危险提示:“体外确诊新产品的整个研讨开发进程遭到许多要素的影响,公司或许面临新产品研制失利或发展缓慢的危险。”以及“征集资金出资项目投产期较长的危险。”  除了大规模发债外,安图生物的短期告贷也出现了巨幅添加。据公司三季报,公司短期告贷为3.33亿元,同比添加635.14%,活动负债算计为8.61亿元。而公司的速动比率为0.81。从数据来看,公司在短期内好像存在必定的偿债压力。并且,因为计提可转债利息及银行告贷利息费用的添加,2019年前三季度,安图生物的财务费用随之增至0.15亿元,较上年同期比较增505.08%。  但关于安图生物而言,除了产能遭受瓶颈,短期告贷添加这些问题之外,其控股股东频频的减持动作让人难以疏忽。  据公司布告,本年11 月 5 日,安图实业控股股东安图实业已经过会集竞价和大宗买卖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 4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在其9月发布的减持方案中,安图实业划减持公司股份算计不超越1260万股,即不超越公司总股本的3%。  9 月 15 日,持股安图生物17.1%的第二大股东Z&F共减持公司股份4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1048%。Z&F在5月份抛出减持方案,方案以会集竞价买卖和大宗买卖方式减持公司股份算计不超越1795.5万股,即不超越公司股份总数的4.275%。到现在,减持方案施行时刻已过半,减持方案没有施行结束。  此外, 6 月 28 日安图生物揭露发行了期限6年的可转化公司债券6.8亿元。(以下简称“安图转债”)其间,公司控股股东安图实业配售安图转债4.61亿元,占本次发行总量的 67.49%。  本年7月22日安图转债上市发行,7月30日,安图生物发布减持布告称,安图实业于 7 月 22 日至 7 月 30 日,经过上海证券买卖所买卖体系累计减持安图转债 682,970 张,占发行总量10%。也便是说,在安图转债上市首日,安图实业便开端了密布的减持操作。  7 月 22 日至 9 月 11 日,安图实业经过上海证券买卖所买卖体系累计减持安图转债273万张,占发行总量的 40%,9 月18 日至9 月 25 日,减持安图转债 682,980 张,占发行总量的 10%。  只是两个月左右,安图实业就累计减持了安图转债50%的发行量,约341.49万张。减持后其持有安图转债份额为17.49%。  竞赛剧烈毛赢利下滑  2019年前三季度,安图生物的毛利率为66.64%,净利率为28.95%。较上年同期比较,均有所下降。现实上,安图生物近年来毛利率及净利率一向出现下滑趋势,2014年至2018年,安图生物毛利率分别为73.07%、72.77%、71.98%、67.49%和66.38%,接连5年跌落;2015年至2018年,安图生物净利率分别为38.80%、35.68%、32.12%和29.80,出现跌落趋势。公司对此回应称“公司全体毛利下降主要是因为公司署理产品毛利较低,出售占比上升。”  现实或许并没有那么简略,除了署理产品毛利较低之外,还需正视近年来商场竞赛日趋白热化的现况。自2015年政府明确提出进口代替方针,2017 年起,政府将浙江、四川、广东、上海、江苏5 省市列入扶持国产医疗设备第一批试点推行,国家扶持方针逐渐落地,进口代替进程显着加速。  其间,国产品牌中生化试剂、化学发光剖析体系等产品商场竞赛尤为剧烈。而安图生物的当家产品中恰恰就有磁微粒化学发光产品,竞赛压力可见一斑。  此外,在查验收费下降的趋势下,医院还向上游传导降价压力。加之进口代替方针,于安图生物而言,一边是方针变化带来的竞价压力,一边是业界竞赛益发剧烈带来的价格压力。  募资项目能否顺畅为安图生物带来预期收益?在如今愈趋剧烈的竞赛态势下,能否助力安图生物稳居头部?怎么确保中心产品的商场竞赛力?关于安图生物而言,都是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